快三号码图片

2019-04-29 23:41:53

迟于虎牙一年赴美IPO,营收已被甩开10亿元差距

斗鱼踏入上市路 “虎鱼”之争烽烟再起

李静

在老对手虎牙赴美上市近一年之后,斗鱼在4月22日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提交了招股书(FORM F-1),申请在纽交所上市,证券代码为“DOYU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斗鱼在招股书中并未透露该公司此次IPO的具体发行规模和定价信息,最高融资额暂定为5亿美元。在未来提交的补充文件中,斗鱼将会披露上述数据。

招股书中斗鱼自称为中国最大的以游戏为中心的直播平台。在游戏直播领域,斗鱼和虎牙一直在争夺“第一”的位置,去年虎牙在招股书中也宣称自己为“行业第一”,多家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对于斗鱼和虎牙的排位也没有统一的答案。不过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翻阅虎牙的财报并对比斗鱼的招股书发现,斗鱼2018年净营收为36.544亿元,虎牙2018年的总营收为46.63亿元。另一家泛娱乐直播公司映客,2018年的营收也达到38.61亿元。对于相关采访,斗鱼方面对记者表示:“目前处于静默期。”

坎坷上市路

2018年年初,直播网站纷纷准备上市,彼时映客赴港上市,同年4月9日,虎牙率先在SEC提交招股书,仅用时一个月,便在纽交所挂牌,成为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游戏直播企业。

在游戏直播领域,斗鱼和虎牙一直胶着竞争。早在虎牙上市之前,2018年1月,斗鱼COO程超就直言:“有IPO计划,仍在筹备中”。

最早有媒体报道,斗鱼也准备在2018年第三季度赴港上市,但后来上市路径生变。7月23日,FT中文网报道称,斗鱼计划在美国上市,以筹集6亿美元至7亿美元。当时有消息源对媒体称:“2018年6月、8月,斗鱼两次赴美递交了招股书,但招股书都没通过。”对于这些消息,斗鱼均未对记者作出回应。

2018年斗鱼未能成功上市, 今年2月有接近斗鱼的高层人士透露,斗鱼确定赴美IPO。不过当时斗鱼回复记者称,对赴美IPO一事不知情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工商登记信息显示,1月9日斗鱼主体公司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变更: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、微影资本创始合伙人唐肖明、招银国际余国铮均退出董事行列。同日,湖北长江招银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、新余金诚实业集团有限公司、深圳市招银共赢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退出股东行列,变更后最大股东为斗鱼CEO陈少杰,持股35.15%。有券商分析师认为,斗鱼这些变动是遭遇了来自投资方的施压,在为上市做准备。

根据VIE架构显示,斗鱼上市主体为于开曼群岛注册的DouYu International Holding Limited,该公司通过香港全资孙公司Douyu Hongkong Limited控制武汉斗鱼鱼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武汉斗鱼”),再通过武汉斗鱼以股权持有或VIE形式控制境内其他实体公司。

游戏直播第一争夺战

“游戏直播第一股”所代表的意义,被众多直播平台看在眼里。“有了主播、资金等资源,自然容易超过对手。”一位前虎牙直播人士向记者表示,谁能率先完成IPO、成为游戏直播第一股,就有可能在未来占到先机。对于股东或用户而言都是一针有力的强心剂。虽然在2018年3月斗鱼先于虎牙拿到了腾讯的投资,且融资金额大于虎牙,但在2018年的“游戏直播第一股”争夺战中斗鱼失利。

2018年虎牙为了争夺“游戏直播第一股”,不惜重金挖角斗鱼主播。“优质主播是直播平台的流量核心所在。除了开高薪、提供各种优质资源留住自身主播外,也会通过优渥的待遇‘挖墙脚’。”某主播公会负责人表示。2018年,洞主、久哥哥、神超、秀逗、存希等多位主播因为跳槽被斗鱼起诉。

此外,斗鱼在2018年还遭遇韦神、天堂劫等主播的欠薪风波,主播卢本伟因外挂事件被封杀,主播陈一发因在直播间的不当言论被禁,以及2018年10月,斗鱼App被全网下架。一系列的事故都给了虎牙可乘之机。

多家第三方数据机构的报告显示,斗鱼和虎牙交替站在游戏直播第一的位置。易观《中国游戏直播市场年度综合分析2018》显示,2017年整体游戏直播平台中以虎牙、斗鱼领跑其他平台,虎牙和斗鱼行业渗透率分别为39.40%和37.20%,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分别为130分钟和129分钟,整体差距并不明显。QuestMobile《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度大报告》显示,2018年12月斗鱼MAU(月活跃用户量)为4341.3万,虎牙MAU为3040.3万,二者占据游戏直播行业前两名。而Trustdata大数据显示,2018年虎牙MAU超过斗鱼,为游戏直播行业第一。

斗鱼的招股书里面也多次提到排名问题。根据艾瑞咨询的报告,2017年第四季度和2018年第四季度,按照平均月活跃用户计算,斗鱼的用户数量在移动平台和PC平台上排名第一;按照用户参与度,也就是活跃用户在斗鱼平台上花费的平均每日总时间计算,斗鱼排名第一。

撇开第三方数据机构的报告,单从两家公司的财务数据上看,2016年至2018年虎牙实现营收7.91亿元、20.689亿元及46.63亿元。招股书显示,斗鱼2016年至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7.869亿元、18.857亿元和36.544亿元。不难发现,在2016年和2017年,斗鱼和虎牙的营收相差无几,2018年虎牙上市之后,营收已经比斗鱼多出约10亿元。

从利润方面来看,以Non-GAAP(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)来计,虎牙2018年全年盈利4.61亿元;以GAAP来计,虎牙2018年全年亏损19.38亿元。2016年至2018年斗鱼的净亏损分别为7.829亿元、6.129亿元和8.763亿元。

关于和斗鱼的竞争,虎牙CEO董荣杰认为,本质上直播行业也是一个内容行业,需要吸引更多的主播,提供更优质的内容。“从营收上来讲,虎牙在整个行业遥遥领先。我们赚更多的钱,引进更多的主播,培养更多的主播,就可以进一步拉开与竞争对手的差距。”对于行业第一的争夺,截至记者发稿,虎牙和斗鱼方面均未作出回应。

高度依赖直播打赏

斗鱼和虎牙为什么在一年之内拉开这么大的差距?

斗鱼称目前的货币化渠道主要包括直播、广告和其他。直播是主要盈利渠道,在2016年、2017年和2018年分别创造了总净营收的77.7%、80.7%和86.1%。

虽然斗鱼希望利用庞大且高度参与的用户群吸引广告商,并使斗鱼能够为游戏开发商和出版商推广游戏,但从营收结构来看,直播所占的比例不仅没有降低,反而逐年扩大。

虎牙也面临同样的问题。今年1月,虎牙宣布将成立电竞公司,参与电竞生态,“我们希望虎牙的业务除了加深游戏、电竞之外,在其他的品类和收入上能够更多元化。”董荣杰表示。但2016年至2018年,直播收入占虎牙总收入的比例分别达到99.4%、94.7%和95.81%。

“盈利模式单一向来是直播平台的痛,也是禁锢直播行业发展的天花板。”直播行业资深观察者信婉分析称,“尽管直播平台营收可观,但最大的收入模式仍然是广告以及粉丝打赏,很难再找到其他盈利模式。”

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对记者表示,无论是秀场直播还是游戏直播,变现模式都是直播打赏,这由直播的商业模式决定,而广告等其他业务的货币化能力都不高。

“一种商业模式只能对应一种最主流的收入模式,直播可以发展广告乃至VIP会员服务,但占比都不会很大。”上述券商分析师直言,“多渠道货币化只是美好的想象。”

这意味着虎牙和斗鱼的竞争还是回归到主业游戏直播的竞争,而影响直播收入重要的两个因素分别是主播和用户。截至2016年、2017年和2018年12月31日,斗鱼分别拥有9870万、1.821亿和2.536亿注册用户。截至2017年12月31日和2018年12月31日,斗鱼平台分别拥有390万和600万位注册主播,包括2000多位和5200多位与斗鱼签订了独家协议的顶级主播。

虎牙在2018年Q4财报中公布了更为核心的付费用户数,2018年第四季度付费用户数增长至480万, 相比上年同期增长73.1%。而上市之后虎牙也鲜少传出挖角的消息。“其实我们对头部主播的依赖程度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高,源源不断地成长起来的‘腰部’主播才是平台真正发展起来的动力。”董荣杰表示。

目前,显见的营收差距已经拉开,如何与虎牙竞争,斗鱼方面并未透露,仅表示本次IPO募集的资金将用于提供更多优质电竞内容,继续增强技术和大数据分析能力,提升用户体验和运营效率,并加大营销力度,以提升品牌影响力、扩大用户基数。

来源:360彩票快三

上一篇:快三怎么推算下期和值 下一篇:江西快三2元网